3少年背负“抢劫”罪名淹死 记者发现惊人情况

[日期:2006-09-23 17:19:27] [字体: ]
    12年前,海南省万宁市东和农场中学6名学生被村民追赶跳入太阳河,3名学生被淹死。当时,当地警方认定6名学生参与抢劫。

    最近,记者辗转万宁、儋州、海口等地,找到了当时一起跳河幸存的3名学生。经过记者一个多月的调查发现:当时6名中学生与当地一社会青年相斗,不明真相的群众穷追不舍,惊慌失措的6名学生被逼齐齐跳下太阳河,6名学生并没抢劫。

    到底事实是什么?

太阳河里浮出3具尸体

    陈成春是万宁市礼纪镇三星村一位老实巴交的村民,含辛茹苦地送儿子读书,指望儿子将来有出息。1993年9月,他的大儿子陈奇龙从万宁中学初中部毕业后被东和中学职专班录取。按照当年的政策,从职专班毕业后就可以正式安排工作了。看到日渐懂事的儿子,陈成春感到一丝的欣慰。谁知,一个噩耗使他跌入了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1993年12月28日早上,东和中学的校长来到陈成春的家,问他的儿子陈奇龙有没有回家。儿子根本没有回家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,一种不祥的感觉在陈成春的心头掠过。

    很快,陈成春就听人说,陈奇龙在前一天晚上跳河了。于是,他和校长一同赶到陈奇龙跳河的地方。现场有人说,他儿子是从河旁的小岛往对面游时没见到上岸,而这两岸相距在500米以上。望着白茫茫的太阳河,陈成春无力地瘫倒在河岸上。而此时,警方正组织人员用渔网在河中进行打捞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知道儿子生还的可能性不大了,但陈成春还是不甘心,希望儿子游到了对面。于是,他发动所有的亲戚四处寻找陈奇龙。4天过去了,儿子还是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直到第七天,陈奇龙的尸体在太阳河上浮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陈成春寻找儿子的同时,东和中学学生吴福雄、黄传廷的家属也同样在寻找着自己的儿子。但他们找到的也同样只是儿子的尸体。

    3名少年的生命,就这样被无情的太阳河吞没了。人们不禁要问,他们为什么要跳进太阳河呢?

警方当时认定学生参与抢劫

    在寻找儿子的过程中,3位死者的家属相继了解到,儿子是被东和农场某队的村民追赶下水的。当时,该村一名名叫羊仔的村民大声喊:“有人抢劫了!”羊仔的这一喊,立即引起不明真相的村民们纷纷拿起锄头、木棒等进行追赶。学生们跑了两公里后,跳进了太阳河。当时一同跳水的还有学生阿昌、阿斌、阿武。阿昌、阿斌因为水性较好,游到了对岸,阿武害怕游不过去,则迅速游回跳河的地方,被村民一阵毒打后送给了警方。

    3名学生的尸体被发现后,警方对尸体进行了法医鉴定,认定为溺水身亡。

    死者的家属认为,学生的死亡与羊仔有关,遂召集亲朋戚友准备将尸体抬到羊仔的家里。万宁警方紧急出动大量警力,才避免一场很有可能发生的冲突。15天过后,死者的家属到万宁市公安局,要求警方立案调查此事。而警方表示,有充分的证据证明,这3名学生是在抢劫时被村民追赶溺水身亡的。叫他们不要告了,告也没有用。

3幸存学生没有了踪影

    警方认定这3名学生是在抢劫小店时溺水身亡,而死者家属认为,当时的农村小店储货往往不超过300元,一般都是出售一些低档的香烟及快食面之类的东西,何况该店还是在路旁。

    死者的家属怎么也不相信这是事实,于是他们找到了与自己儿子当时在一起的学生阿昌的家。阿昌的家人称自己也在到处找儿子,还不知他现在是死是活。与此同时,另一学生阿斌也不知去向。于是,他们想到了已被警方关押的学生阿武,希望能了解到事情的真相。可是,警方不批准他们见阿武,只是说阿武已经承认自己参与了抢劫。两个月后,阿武被放了出来,但不知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学生被抓,追赶学生跳河的村民及大喊“抢劫”的羊仔没有追究任何责任。于是,当地村民都认为这6位学生参与抢劫,因抢劫逃跑而跳水身亡是罪有应得。

    生者背上了抢劫的包袱,死者背上了抢劫的罪名。3名死者的父母不但要承受起丧子的悲痛,还要承受“教子不严”的指责。不久后,死者吴福雄的母亲最先病倒,她只要一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就变得精神失常,夜夜靠安眠药才能入睡。而其他死者的家属也因儿子“抢劫”渐渐地抬不起头来。他们虽然感到自己的儿子死得冤,但又拿不出有关证据来证明儿子是无辜的。

12年后一幸存学生出现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2005年初,3名死者的家属终于找到了当时跳河幸存的学生阿斌。阿斌说,当年并没有抢劫,而是因为羊仔同他的同学阿昌有过节,羊仔曾叫人打过阿昌两耳光,他们几个人想去吓唬一下他。他们几人来到羊仔的小卖部时,羊仔见面后就说:“想打架吗?打架就上来啊。”于是他们就围了上去,并且有人打了一下羊仔。羊仔见势不妙后,就对身后的村民大喊:“有人抢劫了!”附近的村民听到喊声后,便带着锄头、木棒等追了出来。他们6个人一下子惊慌起来,向东和农场太阳河方向跑去,在急速奔跑两公里后,后面的人还紧追不舍,一直追到太阳河边,无路可逃的他们只好跳入太阳河。

    从阿斌的嘴里得到儿子当时确实不是抢劫后,3名死者的家属于2005年6月27日向万宁市公安局进行申诉,要求警方对此案进行复查,并追查有关当事人的责任。万宁市公安局开始对此案进行复查。但是迟迟没有结果。

落水学生曾给村民下跪

    2005年9月19日,记者在万宁市一农场中找到了阿斌,他见到记者就说自己对不起死去的同学,他一定会如实反映当事的情况,因为这事他终身难忘。阿斌说,自己之所以在案发后一直东藏西躲了一段时间,是因为有人说他们抢劫,怕被抓后就不清楚。

    阿斌对记者讲述了事情的起因:1993年平安夜时他们一拨男女同学相约去兴隆玩,当时同学阿昌带着两位女同学到集合点时,在路上碰到了羊仔等几名社会青年。羊仔油腔滑调地对阿昌说,他们5个男人没有一个女的,而阿昌一人就带两个女孩。于是,在羊仔路过同学们的集合点时,阿昌就要教训羊仔,结果被同学拉开了。没想到过了一会儿,羊仔竟带着东和农场的一个保安过来打了阿昌几下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后,阿昌听说羊仔打了他后还在外面吹牛,便火上加油,准备带几个同学去找羊仔说清楚此事。12月27日下午4点多,阿昌便叫上几名同学去羊仔家。大家都没有打过架,但不去又不好意思。到了羊仔的店门口时,羊仔从外门准备跑,阿昌就跑上前去抓住羊仔,几个同学打了他几拳。接着,羊仔就大喊“有人抢劫!”这时,羊仔的家人同一些村民就拿着家伙追了出来,结果酿成了3名同学被淹死的结局。

    阿斌说,当他们被逼跳下水的时候,因为当时天很冷、水又深、并且已经跑得没了力气,连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游过河去。刚下水时,村民们拿着石头往水中扔了一段时间。但阿武还是游回去跪在村民面前求救,乞求村民救已经沉入水中的3名同学,谁知这些人不但不下水救人,还把阿武打了一顿。然后将阿武送到派出所。

警方当年没调查此案

    从阿斌的家中出来后,记者来到了阿昌的家中。这时的阿昌还没有回家,而是在陵水打工。得知记者的来意后,他父亲的第一句话就是说,自己的儿子为此事感到内疚,并立即提供了阿昌的联系方式给记者。记者遂与阿昌取得了联系,阿昌在电话中所说的当时详细情况与阿斌所说的基本一致。阿昌在电话中反复称自己当时只是一时之气,带人去找羊仔讲清楚为什么打了人还要吹牛皮的事,并不是去抢劫。

    阿昌说,警方都没有对他们这些当事人进行调查,当时就下了“抢劫”的结论,不知道这个结论是怎么样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为了弄清警方当年是否对此案进行过调查,记者找到了当年东和中学的黄校长,他说当时只是听说这3名学生是抢劫店铺被人赶下水的,但没见过有民警前来学校调查此案。

记者寻找幸存学生阿武

    阿武是当年向村民求救、并被警方关押了两个月的关键人物。9月20日,记者前往他家寻找他的消息。花了近3个小时找到他所在的村庄后,记者只见到他年迈的母亲,他母亲不知道儿子的联系方式,只知道他在儋州西培农场打工。于是,记者从万宁市转往儋州,几乎翻遍了整个西培农场,谁也不知道有阿武这个人。随后,记者通过多种渠道得到了阿武在海口市某单位工作的消息,可是到这个单位找了几回,都没有这个人。10月31日,记者带着一认识阿武的人到了这个单位,一眼就认出了阿武。原来此事的阿武已经换了姓名。

    阿武对当时所发生一切的讲述与阿斌、阿昌基本上一致。他说,自己上岸求救被抓后,向警方实话实说了。自己根本没有抢劫,不知道警方为什么还将自己关了两个月。从看守所放出来后,又换了一个名字读书,并且考上了某师范学校。不知怎么回事,该校竟知道了他曾经被关押的事,取消了他的录取资格。这些事情对他的打击很大。阿武说,他对自己的人生丧失了信心。在记者的一再开导和叮嘱下,阿武那颗复杂的心渐渐地平静了许多。

警方近日称“抢劫”不能认定

    就此案,记者于9月20日采访了万宁市公安局副局长卓礼川。卓副局长说,案发时自己还是一名普通民警,记得此事在当时影响很大,市政法委书记带领公、检、法、司的领导都到了案发现场,后来听说这3个学生是因为抢劫被追赶跳河身亡的。现在死者家属不服已经告到了公安局,局里面派人对这个案子正在复查。

    随后,记者找到了负责复查此案的民警。该民警称,他们已经对此事的一些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查,羊仔说他当晚在店里,阿昌等6人下到他店里后,他问他们来干什么,他们6人没有回答,抓住他就打,打得他额头及嘴里都流血了。自己喊“救命”后,妈妈及奶奶也跟着大声喊,村民就接二连三地跑了出来。羊仔说当时看见有人拉他的抽屉,店里的零钞掉了一地。他称自己当时只是喊“救命”,没有喊“抢劫”,但听到别人喊“抢劫”,并承认自己认识这6个学生。

    该民警称,根据现有的材料证明,当时这6个学生打人是事实,抢劫不能认定。警方现在正在找当天参与追赶的人员,没有哪个村民愿意协助警方调查。记者提出要看一看当年认定这6个学生抢劫材料,刑警大队的叶队长说当时的所有笔录都找不到了,只能找到法医鉴定,法医鉴定为溺水身亡。

“决定不予处理此案”

    9月20日记者采访万宁警方时,复查此案的民警称,因为没有找到当时幸存的3个学生,按照目前侦查的结果还不具备立案条件。就在此后的第九天,万宁市公安局就向3名死者的家属下发了“关于举报吴福雄、陈奇龙、黄传廷被伤害致死的调查答复”。该答复称:“经全面调查,吴福雄、陈奇龙、黄传廷属意外溺水死亡,我局决定不予处理。”10月9日,万宁市公安局又对3位死者家属下发了“答复意见书”,表示不予处理此案。(文中阿斌、阿武、阿昌、羊仔均为化名)(完)(记者凌利生 汪德芬)
阅读:1932次  

复制 】 【 打印
·四川嘉世律师事务所 2010-02-21 21:15:47
·邓晓刚律师 2010-02-10 19:11:57
·吹牛充“老大”少年竟抢劫 2006-09-23 17:11:48
声明: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上收集,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,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,谢谢。